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第一天帝系统》洪荒都市之天帝系统第八区 GC 第一天帝系统YD

更新时间:2020-01-11 18:04:37

《第一天帝系统》洪荒都市之天帝系统第八区 GC 第一天帝系统YD 已完结

《第一天帝系统》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六月初升 分类:玄幻 主角:陆玄,侯府

《第一天帝系统》由网络作家六月初升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陆玄,侯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陆玄记好方向,回到林中,开始往来的路上走,来之前为了追赶关万里进了林子,他买的马还留在林子外。 一匹普通的马也要三十两银子,一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玄记好方向,回到林中,开始往来的路上走,来之前为了追赶关万里进了林子,他买的马还留在林子外。

一匹普通的马也要三十两银子,一匹马就相当于前世的一辆车。

虽说他轻功在身,全力奔跑也不会比马慢多少,但马匹胜在持久。

更何况出门总是需要点逼格的,总不能撒丫子跑吧,累不说,还显得狼狈。

找到自己的“宝马”后,陆玄找准方向向北奔驰。

不到一个时辰他就赶到了新林镇,还没进镇子,便能听到集市上叫卖的声音。

“卖糖葫芦嘞,两文钱一串,三文钱两串嘞!”

“炊饼!刚出炉的炊饼!”

“卖梨嘞,不甜不要钱,快来尝一尝嘞!”

......

听着此起彼伏的吆喝声,陆玄不仅不觉得吵闹,还倍感亲切,这里充满了生活气息。

来这个世界快十八年了,加上这一次,他才第三次出侯府,之前的两次也没离开过徐州城的内城。

看着迎面走来穿着粗布衣衫,戴着黑色瓜皮帽的小贩,陆玄朝着小贩招了招手。

卖糖葫芦的小贩见状,赶忙扛着插满冰糖葫芦的稻草棒小跑了过来。

“这位公子,您要糖葫芦?”小贩满脸堆笑道。

“给我来五串。”陆玄伸出左手在小贩面前比划了一下。

“好嘞。”

陆玄右手伸进荷包,掏出钱一看,顿时脸色一僵。

他十几年吃喝都在侯府,也就最近用过钱,荷包里最小的碎银子也是一两银子,这还是从关万里身上搜到的。

“公子您这......”小贩脸色一苦,一手握着五根冰糖葫芦,有些不知所措,一两银子哪里找的开。

“算了,连你的棒子一起,我都要了!”

陆玄看着小贩为难的脸色,直接接过他手里的五串糖葫芦,重新插回稻草棒,然后直接将一两银子递给小贩。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小贩先是一呆,随后满脸惊喜的接过银子,将扛着的稻草棒交给陆玄。

全部冰糖葫芦卖完也就两百文而已,至于这稻草棒,找根竹子,再捆点稻草就行了,血赚啊!家里的婆娘早就吵着买首饰,这下能让她安静了。

陆玄将稻草棒扛在肩上,看着这几十串糖葫芦,十几年没吃过小零食,这次一次吃个爽。

“糖葫芦!我要吃糖葫芦!”

一个还带着稚气的童音想起,只见离陆玄三丈外一个,有一个扎着小辫的女童朝着这边跑过来。

“囡囡,小心!别跑。”

女童的身后,一个中年妇女边追边叫着。

陆玄见此,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小心!”

女童跑到陆玄马前,脚下一个趔趄,往前扑倒,小手在空中乱划之下打到马腿。

“咴咴!”

陆玄的马受了惊顿时直起上半身,眼看女童就要葬身马蹄,陆玄赶忙右手猛地一拉缰绳,马头向一歪,马蹄堪堪错过去,没有践踏到女童。

陆玄赶紧下马,看看女童的情况。

“咦?”

若是一般的小孩遇到这种场景肯定会嚎啕大哭,可是这女童扑倒在地后却不哭不闹,滴溜溜的大眼睛定睛看着蹲下身来的陆玄。

“你没事吧。”陆玄右手轻握住女童的手腕,想把她拉起来。

“哇,疼!”刚才还不哭不闹的女童,在陆玄握住她的手腕时,顿时声嘶力竭的大哭,小脸揪在一起,泪珠子哗啦啦的往下掉。

陆玄吓得赶忙松手,他一点没用力啊,只是碰了一下而已。

虽然练成《照玉玄骨功》第一层后增加了千斤之力,但他肯定能精准控制的。

“叫你乱跑。”女童的母亲见状赶紧跑了过来,心疼的扶起女童,一把将其搂在怀里,随后轻轻打了一下她的屁股。

说着,妇人还面带歉意的朝着陆玄道歉,能买得起马的可不是一般人,“真是对不起,惊了公子的坐骑。”

这个时候女童还扑在妇人的怀里大哭。

此情此情,怎么看都像是陆玄在欺负妇孺。

“没事没事,令爱没受伤吧?”陆玄连连摆手,说着似乎还想去拉女童的手。

其实陆玄看到女童白嫩的手腕处被他触碰到的地方露出了一小截黑印,就像是被人用力捏出的淤青,这可不是他做的。

妇人紧紧搂着女童,一个侧身挡住了陆玄的手,并且顺着陆玄目光所向,将女童的袖子拉上去一截,将黑印遮住。

“住手!”

“嗖!”

只听得陆玄身后传来一声娇喝,与此同时还有一阵凌厉的破空声响起。

陆玄猛地回头,并用左手的稻草棒格挡。

咔嚓一声,稻草棒从中断裂,上半截应声落地,上面的冰糖葫芦顿时沾满灰尘。

陆玄看着身前被他格挡掉落在地的剑鞘,他皱着眉头看向前方。

只见前方来了一行五人,两男三女,当先一个身穿湖绿色绸衣的少女,她生得一张鹅蛋脸,相貌美丽动人,一对秀目恶狠狠地瞪着陆玄,她右手握着泛着寒光的长剑,显然刚才是她用剑鞘攻击陆玄。

绿衫女子旁是一个全身白衣,头挽双髻的少女,眉目如画,有种清纯脱俗的美。

两位少女身旁则是一青一蓝两名身穿劲装的青年,最后一人则是个身穿淡紫色道袍的道姑,虽然她戴着斗笠,白纱挡住了面容,但是宽大的道袍都挡不住她凹凸有致的娇躯。

“这位姑娘为什么偷袭在下?难道不知道按照大魏律令不得当街斗殴吗?”陆玄朝着五人抱了抱拳,没想到买个糖葫芦都能遇到这么多事。

刚才出手的姑娘,按照她的力道,估计跟他差不多是后天四重境,旁边的姑娘和另外两个青年感觉也差不多,他倒是不怕。

但是最后那个道姑却给他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一股强大的气机锁定了他,似乎一言不合就要给他雷霆一击,这种感觉他只在府中统领身上感受过。

只能讲道理了。

“哼,看你相貌堂堂,佩戴刀剑,也是江湖人士,竟然欺负妇孺,不知羞吗?”绿衫少女用剑指着陆玄言辞犀利的指责道。

“说什么大魏律令,云师妹,不用你出手!看我教训他!”身穿青色劲装的青年面露讨好之色,说着就要拔剑出手。

“柳师弟,不用你出手!还是为兄来吧!”另一名蓝袍青年显然不想让同伴出风头,急忙道。

“这点小事怎能劳烦陈师兄大驾。”

两名青年顿时为了谁出手而争执了起来。

陆玄脸色微沉,这两个人把他当泥捏的吗?要不是那个道姑一看就不是他能力敌的,还轮得着这两个人在那争,一起上他也不怕。

“各位...小姐少爷,请听小人一言,你们误会了,这位公子他......”

一旁还没走的卖糖葫芦小贩见状,有些怯懦的朝着绿衫少女解释起来。

一番解释后,众人也明白事情的经过了。

只不过两个青年显然对于没能出手显得有些遗憾,还恨恨的瞪了小贩一眼。

绿衣少女顿时忸怩了起来,也知道好心办了坏事,她刚才只见陆玄握住女童的手,然后女童大哭,她便误会了,直接莽莽撞撞的出手了。

卖糖葫芦的小贩低着头,狠狠的瞪了妇人一眼,示意她离开。

妇人赶忙和众人告罪一声,然后抱起女童就走,小贩也离开了。

女童安静的趴在妇人的肩上,黑漆漆的眼珠子紧紧地盯着陆玄的背影。

“这位公子,我代我师妹向你赔罪了。”白衣女子朝着陆玄福了一礼,声音糯糯的,姿态端庄温婉,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说着,白衣女子还从随身的荷包里摸出一锭银子,约有十两,说要赔偿陆玄的糖葫芦。

本来就是误会,陆玄虽然吃了小亏,但所幸没有受伤,这一行人一看就不简单,还是先走为妙,陆玄摆了摆手:“误会一场,无妨,告辞。”

说着,他拽着马缰扭头就走,路过小贩身边时,他轻声的道了一声:“多谢仗义执言。”

陆玄牵着马,边走还边想着刚才的女童,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他又说不出来哪里有问题,索性不再多想。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