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离离九生念》离离原上草古诗 君臣文 离离九生念总攻

更新时间:2020-06-16 06:02:45

《离离九生念》离离原上草古诗 君臣文 离离九生念总攻 连载中

《离离九生念》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红妆晓靥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沈江翎,韦长守

新书《离离九生念》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红妆晓靥,主角沈江翎,韦长守,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放我下来!” 韦长守拼命挣扎。 九儿感觉有些燥热,越来越热,越来越热。她余光瞥见周遭的山林燃起火苗,河对岸的村落也是,整块大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放我下来!”

韦长守拼命挣扎。

九儿感觉有些燥热,越来越热,越来越热。她余光瞥见周遭的山林燃起火苗,河对岸的村落也是,整块大地都燃烧了起来,就连走在前面风予清和韦长守,都燃烧了起来。

风予清痛苦地来回走动,嘶喊,韦长守满地打滚,可是火怎么也不灭。

“快跳到河里去!”

九儿冲两人大喊。

她转头一看,刚刚明明近在咫尺的小河,这会儿却在百米开外。不对,不应该说小河,这条河根本一眼望不到边。

眼前这一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原本安静凉爽的秋夜,此刻喧闹而燥热。湿润的嫩枝在高温下一根根爆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有人痛苦哀嚎的声音,还有各种不知名鸟兽嘶吼的声音。周遭被火光照亮,如同白昼。

一声鸟的长啸,振聋发聩,贯穿东西。一只青色的大鸟从九儿头顶飞过,从西往东,随之而来的巨风,让整块大地上的火焰都震颤起来,她的长发也被吹得悬在空中群魔乱舞。

“毕方。”

九儿睁大眼睛,看着逐渐飞远的大鸟,一直看着他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九儿,发什么楞,还不快来。”

一名男子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后从她身后跑到了面前。这名男子跟九儿差不多大,却一头白发,五官棱角分明,尤其是眼睛炯炯有神,看过一次便不会忘记他的样子。男子穿着一袭白衣,腰间配有长剑。如果是平时预见,应该是个干净的翩翩公子,可是此刻一团混乱,男子衣裤上也沾染了各种印记,没办法衬托出这副好容貌。

“风初五。”九儿认得这名男子:“你要去哪?”

风初五——风初九的孪生哥哥,同在玄字门。

风初五用力搓搓九儿的头,原本就被风吹乱的头发,这下彻底成了“鸟窝”。

“你这个丫头,说什么傻话?”风初五一把揽住九儿的脖子,拽着她就往毕方离开的方向赶。

“都什么时候了还站在这里发呆,赶紧给我走!看看你,哪里像我的妹妹,一不盯着你你就不知道神游到哪儿去了,愣头愣脑的。”

风初五边走边不忘抱怨。

“你总要告诉我去哪吧?”

九儿这会儿就像一只被猫妈妈叼住的小奶猫。

“当然是去追毕方了,还不赶紧,他都跑远了!”

风初五只管往前赶。

九儿费了半天劲,好不容易挣脱开。

“为什么要找他?”

九儿好像想起了什么,又记不起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缘由。

“如果没有他帮我们,这一战我们怎么打?你是不是糊涂了,怎么像变了一个人?”

风初五拿这个妹妹没有一点办法。要说打架,这对兄妹在玄字门同辈里,当仁不让的打遍天下无敌手,小时候没少在门内惹是生非,可是平时不打架的时候,风初九总是呆呆愣愣,刀剑再快也没有她走神走得快。

“可是,他不是妖吗?”

九儿诧异地看着风初五。

“管他呢,打赢再说。”

风初五满不在乎。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九儿完全停下了脚步,她想到了一些事情,也忽然明白了什么。她闭上眼睛,撇开风初五喋喋不休的抱怨不予理会,也不管周遭嘈杂的声响。

九儿抬起右手一指,不远处一棵树后突然冒出一团火焰,一名女子一跃而起,暴露在九儿眼前。渐渐地,周围的火焰、异样,像迷雾一样消散,毕方不见了,风初五不见了,风予清和韦长守身上也没有着火,就站在九儿身边。

女子单臂单膝扶地落下,出现在三人面前。

女子站起身,身着紫衣,风韵妖娆。

九儿慢慢睁开眼睛,有一点轻微眩晕的感觉。她挥一挥手,一圈锁链一般的火焰将女子团团围住,如同牢笼。

“现在连你这种东西也能来算计我了?”

九儿边说,边转过身面对女子。

“不敢。”女子立刻跪下作揖:“江翎冒犯了风初九大人,还请大人恕罪,江翎只是怕有人冒充大人,所以方才试探一下。”

“恕罪?”九儿冷笑一声:“呵,沈江翎,收起你那副嘴脸,我知道你和你的主子打什么主意。”

火焰牢笼渐渐收紧,变成绳索在沈江翎身上越勒越紧,沈江翎妩媚的脸蛋因为痛苦而扭曲,额头冒出点点汗珠。

“风初九大人,江翎知错了,请大人饶命。”

沈江翎跪在地上求饶。

“你敢对我施展曼陀罗,还想让我饶你?”

曼陀罗是沈江翎的独门秘技,这种法术带有毒性,中了曼陀罗,被施术者就会看到沈江翎想让他看到的幻象。如果被施术者一直沉浸在幻术中,时间长了就会毒发身亡。

风予清看着两人不敢出声,韦长守停止叫喊挣扎,安安静静被风予清扛在肩上。

“你看过她这个样子吗?”

风予清悄悄在韦长守耳边问。

“我今天才认识她。”

韦长守吞了口吐沫。他想着自己刚才还要打九儿,稀哩哗啦骂了她一路,她该不会一怒之下,像捆沈江翎一样把自己给捆了吧?现在这样被风予清捆着倒还好,不能动弹罢了,要是像沈江翎这样被火链捆了,那还了得?想想都疼。

眩晕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此刻九儿清醒过来,绕着沈江翎来回走动。

“还请风初九大人看在江翎和毕方大人曾帮助过您和风初五大人的份上,饶江翎一命,来日江翎一定报答大人。”

沈江翎几乎是整个人伏地叩首。

九儿围着沈江翎转了一圈,思考了半晌。

她拿定主意,在沈江翎面前蹲下,并在她耳边说道:“想要让我饶你的命可以,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我,我就放你走。”

“江翎一定把知道的都告诉风初九大人。”

九儿回头看了一眼风予清和韦长守,然后压低音量确保不会被他俩听见:“你可知道长右的下落?”

沈江翎听到“长右”二字,心中顿起波澜。

“这个……”

“有话直说。”

九儿看沈江翎的反应,那便是知道了。

“长右的下落,恐怕你们风氏一族的人更加清楚。”

沈江翎边说,边看着风予清。

“什么意思?”

“长右战败后,就没了踪迹,后面江翎听说他被风氏一族擒获,再后来江翎就不清楚了。”

九儿看沈江翎说话的神态,不像在说谎。

“如果要找到长右的下落,只能您自己回风氏一族找到天干秘册,那上面或许会有线索。”

九儿没有说话,她脑子里在盘算刚刚经历的事情,思考下一步该如何。

“风初九大人,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您看……”

沈江翎示意九儿放过自己。

九儿看了她一眼,火链立马退去,沈江翎重获自由。

“多谢风初九大人不杀之恩。”

沈江翎再次跪地作揖,行礼之后快速蹿入山林,没了踪影。

“这就放她走了?”

风予清还巴巴望着沈江翎跑走的方向。

“你想抓?自己上啊。”

九儿起身,朝风予清和韦长守走。

“她是谁呀?你俩认识?”

风予清压抑不住好奇心。

“毕方手下,鸩鸟沈江翎。”

风予清听到九儿这样说,惊得半晌没作声。

鸩鸟沈江翎,上古极妖,捏死自己就跟玩儿一样,刚才居然被九儿一顿吊打,跪地求饶,还一口一个“风初九大人”。

苍天呐,她难道真的是风初九?

“祖师奶奶。”

风予清毕恭毕敬给九儿作揖:“你是我亲祖师奶奶。”

九儿忽然看到风予清这样,呲笑出声来。

这边,沈江翎逃过一劫,远远看着三人。

“风初九大人。”鸩鸟沈江翎轻笑一声:“忘了告诉你,中了曼陀罗的毒,无药可解,它会永远陪着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