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灵来无恙》闲来无恙 GC 灵来无恙T吧

更新时间:2020-06-26 00:08:29

《灵来无恙》闲来无恙 GC 灵来无恙T吧 连载中

《灵来无恙》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徐嘉一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南宫尘,花若灵

《灵来无恙》为徐嘉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此时花若灵躺在一蓬软乎乎的锦被里头,心觉这被子可比她寝殿内的被子要舒服多了。 忽的心道:“等等,我为什么要跟我寝殿的被子作比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花若灵躺在一蓬软乎乎的锦被里头,心觉这被子可比她寝殿内的被子要舒服多了。

忽的心道:“等等,我为什么要跟我寝殿的被子作比较?难道我没有在我的寝殿内吗!”

她从锦被内钻出,露出的一只眼睛,被强光刺的眯了起来。待她适应后,才起身发现自己还在师父的画室内,可师父的画室内的被子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花若灵慢吞吞地坐起了身,发现龙凤花毫笔正安安稳稳地躺在了书案上,而山河镜却不见了。

细细地将时间给捋顺,还纳闷最近自己怎么总是在不停地晕倒,难道真的是失了灵力后,体质也变得虚弱了?

可是如今的灵力已经恢复了,怎么还这么虚呢……

她双手托腮,隐约想起昏倒前是听到了个声音的,不过那个声音是谁,说了什么她都不记得了。

不禁疑惑道:“这可真是怪了啊?”

花若灵想了想,走出了画室,发现日头已经没有自己在帝台棋时那般盛了。在心里约莫算了一下,应该刚过一个时辰,师父如今应该还在讲学。

心道:“刚刚在南宫上神和独孤上神面前那般无礼,有些不太好,我还是去找他们道个歉吧。”

想到此处,花若灵便回身将还在书案上的龙凤花毫笔拿了起来,施了个瞬移术,便来到了琅玕树旁。

结果却发现琅玕树旁空无一人,便纳闷道:“平常上神们一起下棋,一下就是一下午。”加上刚刚是独孤上神约南宫上神一起下棋的,那他就肯定是没课了。

花若灵摇了摇头,躺在了草地上,看着天空上云起云落,云卷云舒。

这时她余光瞥到了一抹蓝色的身影,猛然想起自己昏倒前好像也看到了一样的颜色。便一把抓住那人的衣摆,得意地抬头道:“被我抓住了吧?居然敢擅闯昆仑掌门画室,看我把你带到师父面前,他怎么罚你!”

“哦?敢问女侠,他要怎么罚我?”男子俯身看向花若灵。

花若灵认出了这人是谁,赶忙松开手坐了起来:“南宫,南宫上神,你今日不是穿的白衣服吗?怎么换了啊……”说罢,额头上便冒出了些许冷汗。

南宫尘轩一副似笑非笑地看着花若灵,伸手要将她扶起。

花若灵一看南宫上神的手,既干净又修长,耳边一红,淡定地自己从草地上站了起来。

南宫尘轩眼中动了动,将手收了回去。

他眼底的那抹温柔,让花若灵感到有些诧异。

心道:“这南宫上神不是个出了名的冷面……刚刚还还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怎么现在就好像换了个人呢?”

就在此时,花若灵耳畔响起了独孤梦隐的声音:“啊,尘轩你可让我好找,你说说你,下棋下到一半人就不见了。”他看了眼南宫尘轩,顿了顿道,“怎么换衣服了?你那件白的不是刚换的吗?”

只见南宫尘轩又恢复的眼中的淡漠,冷言道:“那件,脏了。”

“脏了?没有吧,我一直在跟你下棋,你带法罩怎么可能脏了呢?”独孤梦隐本就很纳闷,立刻又变得更加纳闷了,“我说你的法罩呢?怎么又到若灵身上了?”

南宫尘轩从容道:“她身上灵力还未完全恢复,易受到浊气影响。”良久,又道,“魔族典籍给我。”

独孤梦隐皱着眉将魔族典籍从乾坤袖中拿了出来,交给了南宫尘轩:“我说你,莫不是中邪了?那法罩不还是,”还是你跟我说该要回来了吗,怎么就变了呢?

当然他这后半句根本就没说出口,就被南宫尘轩给打断了:“刚刚她在西门上神的画室又晕倒了,我才将这法罩给她的。”

独孤梦隐呆呆地点了点头,心想着他莫不是对若灵真的上心了吧?想着想着,那对狐狸眼就不自觉地咪了起来。他这双眼睛只要一眯,就会透出一股狡黠。

花若灵一看独孤梦隐嘴角上扬,就感觉独孤梦隐定是在乱想什么。又感觉南宫上神那边也在望着自己,让她感到很不适应,便道:“独孤上神,南宫上神,刚刚是我情绪有些不妥,不过恕若灵冥顽,还不能放下对凤帝的怨。”

独孤梦隐刚要张口,南宫尘轩再次抢先道:“无碍,放不下就不要强求。”

这时,南宫尘轩听到了独孤梦隐给自己的传音:“我说你不是说她必须要放下那些怨了吗?凤帝可还有两年就要羽化了,怎么主意又改了?”

南宫尘轩却脱口而出:“梦隐,你觉不觉得,你最近的问题格外多。”

独孤梦隐愣愣地站在一旁,双眼发呆,他是真的不知道南宫尘轩究竟是怎么了。

而花若灵却大笑起来:“的确如此!哈哈哈,独孤上神最近对任何事情都抱有很强的求知欲!”

南宫尘轩下意识抓起了花若灵的手,吓得她赶忙缩了回去,发现独孤梦隐并未注意到这边,便又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南宫尘轩:“南宫上神,你没事吧?”

南宫尘轩翩翩道:“不周山还有事务要处理,我先走了。”想了想又道,“对了,发泄情绪并未不妥,你不必躲起来。”

花若灵木然点了点头,随即才发现南宫上神已经离开了此地。

而独孤梦隐却开始在一旁自言自语了起来:“他到底怎么了……想不通,想不通……”

花若灵默默走到了独孤梦隐的身边,猛力在他背后拍了一下:“独孤上神!”

独孤梦隐被她这一拍下的不轻,“哎呦”一声,踉跄几步,险些坐在地上,有些委屈道:“我说,你要干什么。”

花若灵朝他眨巴眨巴眼,声音变得极为清甜:“独孤上神,师父画室里的那面铜镜是什么呀?”

独孤梦隐凝神一想,才想起自己还未同花若灵说过山河镜一事,是自己有些疏忽了,便说道:“龙凤花毫笔认你做了主,我们自然要为你师父寻个其他贺礼不是。

那面镜子叫山河镜,是个上古神器,内含无穷灵气,至于能做什么……要根据使用者的法力而定,可以到达使用者想要到达的任意地点。

我还听说这山河镜内可以借识神养元神,可是谁也没试过,毕竟这识神在羽化的瞬间就会消散。”

花若灵点了点头,能让师父放在画室的,果然都不是什么小物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