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爱你一路到边关》重生到边关的古代小说 女王受 爱你一路到边关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20-07-29 06:04:46

《爱你一路到边关》重生到边关的古代小说 女王受 爱你一路到边关全文章节 连载中

《爱你一路到边关》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小花朵吉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黄成龙,席牧遥

《爱你一路到边关》为小花朵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席牧遥跟母亲去星云观烧香的时候,见过这位无为道人,面貌看上去慈眉善目。他在百姓中的口碑很好,逢饥荒年月,都会组织大家为灾民募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席牧遥跟母亲去星云观烧香的时候,见过这位无为道人,面貌看上去慈眉善目。他在百姓中的口碑很好,逢饥荒年月,都会组织大家为灾民募捐。

世上真的会有这样道貌岸然的人吗?

“你说的可有凭据?无为道人可是百姓心中的大善人,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作恶多端的歹人了?”席牧遥不敢相信。

“大奸似忠,大伪似真,大概就是说的他这种人吧。若不是父亲死前跟我们说出实情,我跟母亲也还被蒙在鼓里。”黄成龙道。

“若是你父亲要栽赃呢?”席牧遥依旧不愿去相信。

黄成龙叹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哀。我父亲虽然做过很多错事,但是他爱惜自己儿子的心,是跟天下的父亲一样的。他临终说出这些,只是想告诫我,远离这个人,不要重蹈他的覆辙。”

“你听说我父亲的事情了吗?”席牧遥又问。

“听说了,我猜这事多半跟无为道人有关。”黄成龙道。

“为什么这么说?”席牧遥不解。

无为道人在杭州苦心经营多年,我父亲是他最得力的帮手,你父亲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烧到了他的头上,杀了他的帮手,让他的垄断生意难以为继,元气大伤,他怎会不记恨。”黄成龙道。

“这无为道人并无子嗣,要这么多钱又有何用?”席景杨不解得问。

“他的这个称号无为实在讽刺,清净无为,他有哪一点做到了?他白天在道观里假装清高,夜里却如禽兽一般,恣情欢乐,恋慕权势,怎会不爱钱。”黄成龙怒道。

“此话怎讲?”席景杨问。

“你们只道我父亲欺凌良家女子,却无人知晓这都是为这无为道人准备的。

他整日修仙,要长生不老,不知在哪里学了这采阴补阳的下作法子,不知糟蹋了多少女人,当真丧尽天良。

而我父亲竟也这般不识好歹,为虎作伥。”黄成龙说起这事,咬牙切齿,神色狰狞,显是愤怒之极。

席牧遥见他神色有异,也不开口,等他渐渐平静下来,席牧遥又问

“他为何当时未发作,到几年之后却又想起来对付我父亲?”席牧遥又问。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你父亲为官清廉,处事公正,官声甚好,又深得百姓爱戴,且在文坛享有盛名。要给你父亲定个罪名想来不是那么容易,搞不好引火上身可就得不偿失了。”黄成龙道。

席牧遥低头沉思。

席景杨问:“不说这个了,你刚刚说你去给钱雪峰报仇,后来呢?”

“后来我就被打了一顿,丢在那水塘里了。”黄成龙道。

他顿了顿,又说:“父亲过世后,我跟母亲总是被人欺负,我母亲给我请了师傅学武,这几年练下来,一般的壮汉也不是我的对手。我想着对付他一个老头应该绰绰有余,便藏在道观里,趁无为一个人的时候动手。

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练家子,看他的手法,比我师傅的武艺还要高出几分,几拳下来我就被打趴下了,我这时才知人不可貌相。

再后来他让心腹将我捆了放在那水塘里。你们过去的时候我已经在那呆了约么一个时辰了。”

“你父亲没有跟你提过无为道人会功夫的事吗?你怎么这么莽撞?还有无为道人认识你吗?教训你一顿就好,干嘛非要置你于死地?”席牧遥急道。

“父亲没提,多半连他也不知道吧。他肯定认识我,我跟父亲去道观烧香的时候见过他。

说道为何置我于死地,他本是心肠毒辣之人,何况我暗中偷袭他,他定不会轻饶了我了。”黄成龙道。

“这无为道人心如蛇蝎,又隐藏的这么深,此人不除,杭州城不知还会有多少百姓要遭受荼毒。”席景杨叹道。

“除掉他,谈何容易,他虽坏事做绝,但这脏事却全都是由别人出手,他的手是干净的。他又披着大善人的外衣,百姓奉若神明。京州又有高官做靠山。”黄成龙绝望的说道。

“关于无为道人,你父亲可还说过些什么?他跟你父亲每次是怎么联系的?你父亲对他为何百依百顺,既已被判下死罪,为何最后也没有供出无为道人?他是如何控制你父亲的?”席牧遥问道。

黄成龙沉思半晌,神色犹豫。

席牧遥心知他肯定还有些事情没有说,正要想着怎么劝他说出来,就听见他悠悠开口,声音低沉的说起来。

“我父亲有个随从唤做阿龙,这人是无为道人的心腹,平时有事都通过他来传递消息。阿龙有个哥哥在道观,因此他经常出入道观也不惹人注意。

若是有特别紧急的事需要见面,父亲就会用烧香的名义去道观。

我父亲之所以被他控制,也是因为赌博被人设了局,欠下高额债务,我们全家也在惊恐中过了好些日子,后来这无为道人便出面威逼利诱,让我父亲替他作恶。

父亲若是不答应,他就要将母亲和我典卖了抵债,那时父亲虽然坏毛病很多,但对母亲和我还是很在乎的,只好答应了无为道人。

本来债务还清之后父亲是有机会抽身而退的,只可惜他见钱眼开,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父亲跟随无为道人多年,手上也有他的把柄,只是并未对我言明。

父亲在狱中曾跟无为道人见过一次。那时他知自己时日不多,深恐自己去后,我跟母亲无人照拂,遭遇不测,便跟无为谈了个条件。

父亲说他不会供出无为道人的罪孽,条件就是确保我们母子性命无虞。

父亲并不希望我们跟无为多接触,只是要告诫无为道人不可对我和母亲下毒手。

他跟无为说自己写了一封信,上面有无为的罪状,写封信在一个可靠的人手上。若是我和母亲平安,这封信便就此深藏,若是我俩遭逢不测,这信就会被送到席大人的手上。

“他昨天已经对你痛下毒手,难道就不怕这封信重出天日吗?”席景杨问道。

“席大人已然出事,其他官员他都不怕,自然肆无忌惮了。”黄成龙道。

”你可知这封书信现在谁手上?只要有了这封书信,这无为散人的这张假面就可以揭下来了。”席牧遥道。

黄成龙摇头表示不知。

席牧遥凝眉沉思,过了半晌,忽的拍手笑道:“有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