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宋就该这么玩》大宋就该这么玩搜书 NP文 大宋就该这么玩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20-08-28 12:08:00

《大宋就该这么玩》大宋就该这么玩搜书 NP文 大宋就该这么玩立场倒换 连载中

《大宋就该这么玩》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风情如画 分类:历史 主角:赵楷,韩存保

《大宋就该这么玩》由网络作家风情如画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赵楷,韩存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张岷一声长叹,“我那妹子是性烈之人,这几日利剪就揣在怀中,宁死也不会屈从的。” “不如带上妹子逃离东京?”赵楷又为他出了一则主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岷一声长叹,“我那妹子是性烈之人,这几日利剪就揣在怀中,宁死也不会屈从的。”

“不如带上妹子逃离东京?”赵楷又为他出了一则主意。

“天大地大,哪里还有学生安身立命的地方呢?”张岷说完,眼里滚出泪来,“这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说完他蹲在地上,不停地擦拭着眼泪。

赵楷将他扶起,从袖中拿出入股契约,笑道:“既是书生,自然饱读诗书,岂不闻‘天无绝人之路?’”

看着这份契约,张岷眼中发出精光,接在手中细扫了一遍,疑惑地问道:“不知公子名讳。”

“赵楷。”

张岷一愣,慢慢反应了过来,两眼睁得浑园,不敢置信的看着对面这位头缠白布的青衣后生。

“你叫赵楷?”

“如假包换。”

摇了摇头,张岷忍不住叹道:“不想京城内竟然有与郓王殿下同名同姓之人!”

“扑噗。”

韩存保忍不住喷出一口茶水,“殿下,看来你这身装束十分成功,以貌取人放在殿下身上竟是不灵了。”

“殿下?”

张岷看着笑意吟吟的赵楷,终于回过神来,猛然一跪抱着赵楷的大腿,“殿下,你真是郓王殿下?”

“起来吧,男子汉大丈夫,膝下有黄金,只会跪天跪地跪祖宗。”

赵楷将其扶起,认真的说道:“签了这份契约,咱们便是利益共同体,谁要欺侮你,如同对付本王。”

“签,学生马上就签。”

张岷混乱的头脑立即清明起来,再不迟疑,拿着契约小心的放在桌上,笔走龙蛇,很快将张氏布庄以入股的形式并于联赛筹备司。

看着自己的第一桶金,赵楷笑得十分愉快,“书生,你不会后悔这份决择,你们张家很快就要发财了,你妹子一定能择得良偶。”

“请问这里是联赛筹备司吗?”

众人还没来得及摆酒庆贺,门外又来了两位中年人,左首那人年逾三旬,一身长衫显出富贵之气,此时开口问道。

“瞧瞧,你可是位福将,给本王带来财运。”赵楷拍了拍张岷,当先迎上前去问道:“两位这是来签约的吗?”

“正是。”

“快快有请。”

呼延绰一见生意上门,一张黑脸上堆满笑容,很有礼貌的将二人请进了酒阁。

联赛策划书是赵楷穿越之后第一份营销计划,灌注了他不少的心血,整套策划书从宣传、组织、实施、公关、利润、分成各方面讲解的十分详细,两位中年人一家代表钟氏米行,一家代表李氏药坊,有张岷珠玉在前,他们很是痛快签下入股契约。

钟氏米行以一万贯入股,李氏药坊更是财大气粗,出资三万贯,这让赵楷暗自咋舌,没想到大宋开药铺的利润如此之高。

怪不得西门庆一介泼皮也成了大官人,拥着三妻四妾好不快活,最后死在女人肚皮之上。

关胜这时飘了进来,附在赵楷耳边说道:“来了,对方来了十多名好手,看模样都是练家子,还揣着家伙。”

“打,放开了打,今天打了,没准城南那边便不用打了。”赵楷有了这几万贯,前期的计划已经可以顺利实施,心情大好,崔行首的小唱已经不能表达此刻的喜悦,唯有打架才能渲泄这份激动之情。

有了郓王殿下的意思,三将嘿嘿一笑,彼此闪过挑战的眼神,看来在演武场分不出胜负,他们将决胜之地放在了这里。

赵楷拉着三位股东来到角落处细淡,这间酒阁子十分宽敞,坐在这里并不引人注意。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王衙内的出场依旧十分闪亮,他已经换了一身华丽的衣袍,显得富贵逼人,只是脸上一团青紫色将贵气破坏殆尽。

看到韩存保,他眼中像是要喷出火来,再不答话,将手中折扇一指。

“打,打烂了从这里丢出去。”

“别急。”

另一位衙内模样的后生伸手阻住,皮笑肉不笑的看向韩存保,“听说你看不起王家?”

韩存保老实的点了点头。

这人年纪比王衙内要大上一些,闻言脸上闪过阴狠之色,冷笑一声,“只怕你还不知道本衙内是谁吧?”

“不知。”韩存保将双手一摊,回的十分痛快。

东京城衙内太多,韩存保这两年在外游历,大家本就不是一个圈子之人,他认识的衙内的确很少。

“介绍一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王成是也。”

王成是王时雍的次子,也是他最喜爱的儿子,平日里呼朋唤友,在东京衙内中鼎鼎有名,除了太师府中那几位,童府媪相的几个干儿子,论座次就该排到他了。

就是现任殿前都指挥使高太尉的儿子,在衙内中的排行也不如自己。

本以为自家的名号能将对面之人吓得面如土色,不料韩存保摇了摇头。

“真的没听说过。”

“娘的,很能打是吧?”

王成在属下面前丢了面子,神色狰狞起来,“牛教头,你上,给这位没眼力的泼才开开眼!”

一位壮实的中年壮汉和着风声冲了上来,也不答话,钵盘大的拳头向着韩存保的面部砸来。

“好怕!”

韩存保嘴角歪了一歪,身形半步不退,也是一拳迎上。

两拳相碰,一声大响,就见韩存保面色不变,而那位牛教头脸上肌肉顿时扭曲起来。

王成明显不是会家子,没有半点眼力,见教头一拳无功,忍不住出言催促。

“教头,继续打啊,第二拳便让他满脸开花……啊……”

说到最后,变成了一声惨叫。

韩存保拳头向前一顶,撞开牛教头,顺势变换了方向,结结实实的捶在王成鼻子上。

顿时打得他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

十余名教头护院一见主人挨打,发一声喊,全冲了上来。

“嘿嘿,小曲听得厌了,樊楼的大曲同样好听。”

赵楷远远的嚷了一句,然后将声音降了下来,对三位股东说道:“足球联赛的利润来自五个主要方面,第一是门票收入,其二是博彩收入,再三便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