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未知因素的五月》未知因素的意思 下克上 未知因素的五月清水文

更新时间:2020-09-03 06:03:44

《未知因素的五月》未知因素的意思 下克上 未知因素的五月清水文 连载中

《未知因素的五月》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木下纱和 分类:N次元 主角:凌敏,陆佳

《未知因素的五月》为木下纱和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阴暗又封闭的房间,只有一盏吊灯发出微弱的光芒但也有可能会随时熄灭的危险。 简陋的床上亚麻发色的男孩,年纪约7-8岁大的样子,即使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阴暗又封闭的房间,只有一盏吊灯发出微弱的光芒但也有可能会随时熄灭的危险。

简陋的床上亚麻发色的男孩,年纪约7-8岁大的样子,即使身上的衣服与脸蛋肮脏不堪却也并不影响他精致好看的脸蛋与与生俱来的气质。

他靠着墙抱膝惊慌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地面时不时有老鼠飞窜而过,与墙壁四处爬行的蟑螂。

门外此时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可恶的苏蓝成(苏子安的爸爸),连自己的儿子都威胁不到。”她说着气急败坏的打开了门看着眼前的苏子安。

“那他该怎么办?”她身边小弟开口问道。

女人眼神愤怒咬了咬鲜红的嘴唇,踩着细长的高跟鞋走到床前,勾起苏子安的下巴。

年幼的苏子安看着眼前的女人露出惊恐的表情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看着这幅表情她轻佻的邪笑一声开口道:“真可惜这一张脸蛋,看样子我是看不到你长大时候的样子了,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的爸爸宁愿签一份合同也不愿意来救你。”

她说着优雅的松开留给他一个背影走前还不忘吩咐道:“只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就行,你们看着办。”

身旁的小弟回了一声收到,见女人离去后他们才走进房间。

三人看着眼前容貌如此精致的苏子安不禁心存邪恶的想法。

“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享受一下也没事吧?”

“想不到你竟然好这口?”

“太久没有女朋友了,在说你不觉得这个小子长得很秀气吗?穿上女人的衣服一定挺勾引男人的眼光吧。”

“听你这么说,确实有点。”

三人说着突然达成协议一般不怀好意的看着苏子安,同时伸出罪恶的手靠近他。

苏子安听到这里又是绝望又是恐慌大叫道:“放开我!爸爸救我!”

“就算你叫爸爸他也听不到。”

“现在你就使劲挣扎吧。”

“对啊,越是挣扎叔叔我们啊越是兴奋。”

尖锐又刺耳的笑声传入他的耳朵同时刺激着他的神经。

苏子安猛然的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做噩梦了,又梦到了以前他最想忘记的那些事。

随后便抹去额头的汗水一股恶心感挥之不去又见自己衣衫不整迅速的整理好后,才爬起身打开窗户便看到院子里的女佣开始给植物浇水。

敲门声打断他的思绪,随即房间门被打开,他转过身看着保镖开口问道:“什么事?”

保镖如管家般行了行礼开口道:“凌敏小姐在楼下等了你半小时了,说无论如何都想跟你说几句话。”

苏子安听到这里又皱了皱眉随即淡漠的开口道:“我知道了。”

保镖离开后顺带上了门苏子安便随意的穿好一身衣服,紧接着女仆端来洗漱用品。

一切搞定之后他才下了楼便看见一直坐在大厅等待的凌敏。

凌敏见苏子安鼻子一酸但还是忍住泪水。

“子安……”她犹豫许久开口叫道。

苏子安看着眼前的凌敏红红的眼睛在内心还是有点自责却表面镇定淡漠的开口道:“有什么事吗?”

他一边说一边下了楼梯。

“没事,我就是来跟你说几句话的。”凌敏说着,苏子安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女佣不一会便上了茶水与点心。

见苏子安没有开口说话凌敏坚强的笑了笑接着说:“感情这种事我也不能控制,竟然你喜欢她那我也不说什么了,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你喜欢陆佳濑哪里?”

苏子安愣了愣同时也知道那个女的原来叫陆佳濑,但是这是一个借口他也根本不了解陆佳濑说喜欢哪里完全不好回答。

“日久生情。”苏子安淡漠的开口道,随便说了一句。

凌敏听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希望语气质疑:“那我每次去医院看望你的时候,她都不在怎么会日久生情。”

苏子安见她质疑心中一惊觉得这一刻好麻烦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又开口回道:“这个月以来我的家教老师一直就是她,而且是以保密方式。”

凌敏听到这里才算彻底死心随后释然一笑,走前还不忘留下一句:“那祝你成功,前提是主要她还会出现你身边。”

“什么意思?”苏子安平淡的开口问道,凌敏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意思便离开。

苏子安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禁有一丝隐患在内心萌生,害怕她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但是却不想开口多说一句话,每与人交谈一次他都会觉得好累,总是要思考该如何说话。

现在的苏子安只想什么都不去想画着油画孤独又安静的度过一生,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他又在期待着什么,他越来越不懂自己的内心想法了。

苏子安想着上了楼往画室走去,看着至今他最满意的一副作品《黑猫》,观摩许久又换上崭新的画纸调混颜色专注的作画起来。

苏小喵不知何时跳上了阳台,随后在一处墙角转了几圈看着苏子安的背影喵了一声申了个懒腰随即便趴下沉沉的睡去。

凌敏走出大门还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咬了咬牙表情不满的离开同时还自言自语道:“陆佳濑,我要让你知道活的幸福的人总是会有相对比的代价的。”

宋亚秋却此时心跳都要爆炸一般紧张,这就是所谓的小鹿乱撞。

她紧紧的抓住文智昭的肩膀在内心不断疯狂怒吼:“天呐!天呐!难道这就是上天因为之前种种的不幸而可怜自己所以送了一个帅哥来背自己回家的吗?!但是穿短裙太尴尬了……”

她完全激动又害羞半天不吭出一声,路人眼光早就已经习惯到麻木了。

文智昭也非常的体贴,知道宋亚秋穿的是短裙子也会非常小心注意,他开口问道:“往哪里走?”

宋亚秋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紧张道:“十字路口左拐进入巷子里就可以了。”因为害羞声音极其娇小,她觉得这一刻她突然不是自己了,而且文智昭身上还有一股古龙香水的味道让宋亚秋很是心动。

“你是高中生?”文智昭看着前方走路开口问道。

宋亚秋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没有过多的话语。

但是他并不介意语气依旧温柔道:“马上就高考了,考洛朗大学怎么样?”

宋亚秋听到这里顿时不自信的摇了摇头尴尬笑道:“怎么可能,我的成绩离洛朗大学可是有好一段差距呢。”

文智昭听出她的不自信随即给她打气一般鼓励起来:“女孩子自信一点才有魅力,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

“诶!?不了吧我已经复习的差不多了。”听到他这样说宋亚秋连忙拒绝,毕竟人家背自己回来一开始语气态度还那么差的跟人家说话,一点也不想麻烦人。

“是吗?那我在洛朗大学等你,是这里对吧。”文智昭说着放了她下来。

宋亚秋刚好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文智昭人影早已经消失的差不多。

“这话不就是表明帮助自己的好心人不就是在洛朗大学上学吗!?原来哪里的学生颜值都那么高的!?”她一想到这里期待又激动决定好好复习一定要考上洛朗大学,毕竟佳濑也是要考洛朗大学的,自己也不能认输啊。

她想到这里打开门看着房内不堪入目垃圾成堆的客厅习惯性绕过去往房间里面走去关上门。

即便是关上门也挡不住屋外一男一女的争吵不休,宋亚秋完全没有学习下去的欲望便打开手机玩起小游戏戴着耳机与世隔绝一般,耳机里放着她最喜欢的音乐。

轻快的音乐加休闲小游戏她整个人顿时放松下来,就在此时一个女人妆容精致打扮的极其性感突然破门而入。

宋亚秋淡漠的摘下耳机看着门口的女人没有说话,表情也没有任何感情。

女人有点委屈拉着行李箱哭泣道:“亚秋,对不起我已经受够你爸爸了,不能在忍耐了。”

“想走就走,在女儿面前假惺惺的哭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勾搭了一个有钱人。”挺着啤酒肚的男人骂骂咧咧的过来手中还拿着啤酒瓶。

女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巴不得立马离这个颓废的男人远远的不想回这个家。

宋亚秋早已经习惯两人的争吵与好几次的闹离婚,但看样子这次是真的要离婚了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看着两人争吵默不作声。

“亚秋抱歉我不能带你走,等以后妈妈就带你离开,等着我好吗?”女人说着走前回头不舍的看了一眼,便被男人催促着赶紧滚。

“这个女人在撒谎,她捂着眼嘴角却明显轻微上挑,她巴不得离开这个破地方,她一直抱怨自己为什么会嫁给这个男人极其后悔,现在她一个人终于解放了,只要自由就好了我怎么样从来都是不管不顾,从出生至现在他们两个没有一刻不是停止争吵的。”

宋亚秋想到这里淡漠的哦了一声,男人见女人离去也摔门出去喝酒。

宋亚秋一开始便会觉得为什么自己如此不幸出生在这种环境,原本内心阴暗的她至从遇到了陆佳濑那一刻整个人生与想法都变了。

“我们只要努力不活成自己所讨厌的人就好了,是的陆佳濑说的没错我一定不会活成离家出走的那个女人那样子。”她想到这里下定决心,但是这一面阴暗宋亚秋不会展现给任何人,没有人会喜欢自己的阴暗面如果展现出来还会连累到陆佳濑什么的,现在自己最信任的人最重要的人就只有陆佳濑了,她不想连陆佳濑都离开自己,所以必须保持好积极向上乐观的一面才行。

她想到这里又想起之前的种种在加上今天背自己回来的好心人,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充满阳光般温暖的向日葵的,所以自己也必须伪装好起来才能跟上陆佳濑的脚步呢。

宋亚秋不禁欣慰一笑,又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