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庖女情刀定江山》族庖月更刀 穿越文 庖女情刀定江山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1-01-06 00:02:30

《庖女情刀定江山》族庖月更刀 穿越文 庖女情刀定江山同人女 连载中

《庖女情刀定江山》

来源: 作者:汐止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秋荻,慕容白

《庖女情刀定江山》为汐止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秋荻煮了粥拿去北屋,那人已经醒了,起了身坐着,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荻煮了粥拿去北屋,那人已经醒了,起了身坐着,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秋荻看了他一眼,见他一动不动,也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自己揣着心事也不想主动攀谈,放下食物就出去了。

院子里秋老爹座在挂满腌肉和香肠的架子下,皱着眉,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良久才说:“荻儿,那个人我们留不得。”

“为什么?”

秋老爹看了一眼北屋悄声说:“你也知道昨晚宫里出了乱子,太子谋反,带了人逼宫,皇上一气之下驾崩了。听说太子被大皇子和那个人带兵射杀于玄天门吊桥上,太子一票乱党的尸体掉的满护城河都是,这个人是从护城河里捞的,不靠谱。现在那个人正派大批人马搜捕太子余党,护城河边都是捞尸体的官兵,还有人挨家挨户搜呢。”

秋荻轻蹙眉,冷笑道:“本来是打算等他醒了赶他走的,咱家可没余粮养他。”秋荻看着爹,神情倔强,一字一顿的说“爹,那个人要杀的人,我偏要救。”

秋老爹无奈的摇摇头叹口气,低头不语,吧嗒吧嗒的认真抽着烟。

太子谋反,皇帝驾崩,整个洛安城人心惶惶,满大街都是搜捕太子余党的官兵,赵太师有令,凡是窝藏乱党的,知情不报的,格杀勿论,一早上就抓了几十个人,稍微反抗的就成了刀下鬼。大家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生怕不小心和乱党沾上关系。

秋荻也不敢出去请大夫来给那人正骨,自己找了几块板子把他的胳膊腿固定好,打算等风头过了再去请大夫好好看看。

秋荻拿了昨天卖剩下的几个大筒骨搁砂锅里炖了汤,盛了一碗端去北屋。

昨晚秋荻特意挑了套比较破旧的衣服给他,好几年前自己的旧衣,穿在他身上很是嫌小,模样有点滑稽,但是也掩藏不住他身上的贵族之气。如果他是乱党,绝对不会是太子的普通侍从,虽然在河边看见他时他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色棉布衣。

他还保持早上的那个样子,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的墙壁,白粥咸菜放在一边动都没动。虽然堵着一口气救了他,可是看着这个烫手的山芋,秋荻还是心不甘情不愿。

“砰”的一声把手里的汤重重的放下,滚烫的汤溅出来烫的她手都红了,只好自认倒霉放在嘴边吹了好一会儿“你这不吃不喝是要作死么?想死就不要从河里爬上来哭着喊着要我救你,爬都爬上来了,现在又不想活了?你要死回护城河边死在芦苇荡里去,可别饿死在我家,杀猪的家里饿死了人,传出去都好笑。”

那人眼珠子动了动,喉结上下滚动,像是要说点什么,最终只是无声无息的眨了眨眼睛。

秋荻看他一副丢了魂儿的样子,心里更确定昨日那一场变故他也有份参与,莫非是吓傻了,小小年纪还学人家谋反逼宫。她咬了咬牙,耐着性子说“我扶你起来喝点骨头汤吧,吃啥补啥,这汤我炖了一个多时辰,骨髓子都炖出来了,专补瘸胳膊瘸腿。”

那人被秋荻扶了坐起来,漆黑的眼珠子终于看了秋荻一眼,然后眼帘低垂,看着被面儿上的青色碎花。

秋荻看了一眼他绑着夹板的右手,撇撇嘴,端起汤碗一勺一勺的喂他,大约是真饿了,一碗汤很快喝光了,秋荻又把那碗粥喂给了他。

“你叫什么?”秋荻把空空的两个碗摞在一起搁到旁边放着。

不出声。

“我叫秋荻,就是秋天的芦苇。”

还是不出声。

秋荻自讨没趣,拿了碗要去厨房洗,看见院子里晾着的半个腌猪头,扭头笑道:“你不出声,我以后就叫你猪头了。”

猪头眼神冷了冷,又恢复如常。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秋荻笑嘻嘻的去把碗洗了,又把积攒了好几天的脏衣服洗了。

猪头拄了根木棍从屋里出来看着秋荻晾衣服,所幸他身上的箭伤的并不深,就是腿跌的比较严重,休息了一晚竟然能自己下床。

秋荻看了一眼那只坚强的闷葫芦猪头,正要开口让他回去躺着,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两人脸色齐变,秋老爹也白着脸从屋里出来。三双眼睛盯着那扇老旧的木板门。

“秋荻,开门呐!我给你表弟送药来了。”是隔壁铁匠铺的儿子成大器的声音。

秋家父女松了口气,秋老爹正要开门。猪头却突然抓起一旁刚磨好的杀猪刀扑过去抵在秋荻的脖子上,恶狠狠道:“不许开门!”

秋荻脸色更白了,僵在那里不敢动弹一下,那刀她磨了一早上,锋利无比,只要在脖子上来那么一下,她就完了。

“孩子,你别紧张,是隔壁铁匠家的儿子成大器,给你拿了些药材来,大器这孩子靠的住的。”秋老爹缓声安抚充满敌意的少年,昨夜秋荻背他回来,正巧被成大器撞见,秋荻扯谎说是老家来的表弟,叉鱼时不小心跑到深水里溺着了。成大器性子单纯,心地善良,昨晚忙着没顾上来看望,一大早巴巴送药过来了。

猪头手上的刀离秋荻的动脉更近了一分,寒声道:“不许开门,叫他走。”

秋荻调匀了呼吸,稳了稳情绪道“你快放开我,我既然救了你就不会再害你,你相信我。昨天我跟大器说你是我表弟,大器没有疑心,现在我们三个人明明都在家却不开门,他反而疑心。”秋荻轻轻将的手腕往外移,真是一只多心的小野兽啊,一只手连饭碗都端不了还拿刀架在她脖子上。

脆弱的薄木板门却在铁匠儿子的大力拍捶下轰然倒塌,所有人都呆住了。

大器手里拎着几个纸包,呆呆的看着被猪头挟持的秋荻,脸色刷白。

秋荻讪笑一声,轻轻抓住猪头的手“哎呀,表弟,你真是个猪头,说多少遍了,杀猪要把刀对准下颚,下颚你懂不懂?不是脖子两侧。”秋荻不动声色的拿下那把刀,笑着走到已经石化的成大器身边,一手搂住他的脖子,一手拿刀在他的下颚比划“看清楚没,这里,这里,这才是下颚,这样杀猪才能一刀死透,不会发疯到处乱跑。”

成大器松了口气,拨开秋荻的手:“你在你自己身上比划就好了,不要拿我当猪,不然你家新买的猪仔小肥肥也能拿来比划啊。”

秋老爹也顺势接口道:“荻儿不要胡闹,表弟要学杀猪,改天我杀猪的时候带上他去旁观就是了,不要玩了,两个调皮孩子。”

秋荻吐了吐舌头,拉了猪头冰冷的手笑道:“我的好表弟,你昨日个溺了水又崴了脚,身体还虚着,杀猪的事咱们改天再说,我先扶你去休息吧。”

看着猪头顺从的由秋荻扶着回了北屋,秋老爹总算松了口气,找了工具来把门修好加固。

哄走成大器,秋荻怒气冲冲进了北屋,把门关的震天响,吼道:“兔崽子,我活了十七年没见过你这么没良心的白眼儿狼!你若不信我现在就出去,滚到外面去看谁有这么好心冒着杀头的危险收留你!”

猪头把头埋的低低的,发出轻轻的抽泣声。

秋荻愣住了,昨晚挖肉拔箭头都没听到他叫一声疼,居然被自己骂几句就哭了起来,我有这么可怕,这么母夜叉?

秋荻敛起怒容,声音也小了“我也不是要赶你走啦,但是你千万别太敏感,听风就是雨的,不要再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的小心脏受不了。”

半晌,猪头才幽幽的说了一句“这天底下,我再也没有能信任的人了。”

秋荻道:“天下大的很,人多的很,你小小年纪,走过多少地方,见过几个人,就说这样的话?做人将心比心,自己掏出真心才能换来别人的真心。”

猪头抬起头来看着秋荻,眼眶还是红红的,轻轻的说“我叫慕容白。”

“管你叫什么,以后就叫猪头!”秋荻瞪他“谁让你拿刀架我脖子上的。”

慕容白额上青筋一跳,顺从的低了头。

秋荻盯着他不放问道“你多大了?”

“十七。”

“撒谎,最多十六。”

“十六岁又六个月。”

“我比你大三个月,叫哥哥!”秋荻恶狠狠的盯着他,小小年纪这么凶蛮,不给他立立规矩,以后还不爬到她头上去。

慕容白不说话,他被最亲的人背叛,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命,又失去了最亲的亲人,这个世界上,他再也没有亲人了。

秋荻又问“昨天的事,你可有份参与?你是和太子一起的?”

“不是。”

“那你在怕什么,不许我开门?”秋荻不信。

“外面在抓乱党,稍微有点嫌疑的都被处死,我不想死。”慕容白看了一眼秋荻“也不想你和你爹受牵连。”

“不想死就把刀架我脖子上啊?不想牵连我们还拿刀威胁我们啊?你这什么逻辑什么人生观啊?太分裂了吧!”秋荻连炮珠似的把他训了一顿。

慕容白半天才低低的回了一句“对不起,我太紧张了。”

对于他的道歉,秋荻满意极了,道:“不管你是不是乱党,进了我家的门,你就是我弟弟了,我定护你周全,别人怕那赵无庸我可不怕他,他若亲自来抓人最好,我那把杀猪刀天天都磨的雪亮等着他呢。”

慕容白点了点头,灰暗的眼睛里有了一些光华。

弟弟,弟弟,秋荻心中默念了一遍,你若还在人世,也长的有这么高了吧,也有这么英俊吧,姐姐没用,没有护你周全。

外面的风声鹤唳并没有随着先帝大葬而渐渐消散,秋荻每天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