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殿下,王妃又醉了》殿下王妃又跑了 NP文 殿下,王妃又醉了小白文

更新时间:2021-01-07 20:02:19

《殿下,王妃又醉了》殿下王妃又跑了 NP文 殿下,王妃又醉了小白文 连载中

《殿下,王妃又醉了》

来源: 作者:三竖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初樱,公孙逸

新书《殿下,王妃又醉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三竖,主角初樱,公孙逸,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话音刚落,夜南冥就掀袍跪下,“初樱是儿臣心仪之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音刚落,夜南冥就掀袍跪下,“初樱是儿臣心仪之人,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机会回禀父王,今日有幸让初樱面圣,还恳请父王赐婚。”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无不瞠目,不可置信的看向夜南冥和初樱,就连始终不曾说话的公孙逸,都抬起了头,神色惊讶。

夜离澈听到此话,更是站不住,慌忙推开卫寒霜,捂着胸口跪下,“父王……”

“好了,不要说了。”

夜修骥没想到夜南冥为了维护初樱,竟然提出要娶她为王妃,心中怒意更盛,以为夜离澈也是帮夜南冥求情的,立马开口打断他。

“此事日后再议,你们先退下吧。”

摆了摆手,似是不愿意再提此事。

可是夜筱珺却不愿意,红着眼眶扑通跪倒在地,“父王,您难道就不为郢儿做主了吗?他可是您的亲外孙啊。”

虽然她知道,自己在夜修骥心中的地位并不是不可代替,不然,他也不会为了为了牵制公孙奇而将自己嫁给公孙逸。

可是她想到夜修骥不管怎么说都是公孙郢的外公,定然不会偏袒一个外人的。

夜修骥很是为难,扫视了一遍殿下所有人,最后把目光停留下公孙逸身上,问道:“驸马爷可有什么话要说?”

公孙郢他没见过几面,感情并不深,况且这宫中那么多公主,若是每个外孙他都要去关爱备至,岂不是要累死?

公孙逸这才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夜筱珺,为难的收回目光,朝夜修骥行礼道:“回禀父王,郢儿之死,蹊跷无比,这福宝的话,不足为证,儿臣虽追查凶手心切,但是也不愿意冤枉无辜。”

“驸马爷的意思是初樱并不是凶手?”

“正是如此。”

夜筱珺一听到公孙逸居然公然反驳自己,脸瞬间气得煞白,怒视着公孙逸,“你说什么?”

公孙逸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从来不会顶撞夜筱珺的他居然第一次反驳道:“公主,我们不可冤枉她人。”

只听得夜筱珺冷笑一声,指着初樱大声质问道:“冤枉?呵,我看你是被这个妖女给蛊惑了吧,连自己儿子死了都不在乎?”

“公主,请你说话注意分寸。”

夜南冥厉声开口,深情冷漠,看向夜修骥,“既然驸马爷已说初樱无罪,还请父王裁夺。”

公孙逸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夜修骥自然是懂的,叹了口气道:“既是无罪,那便退下吧,今日之事,便不作追究了。”

说到一半又看向公孙逸,“我谅你丧子不久,且先回去好好料理郢儿的后事,争取早日把凶手缉拿归案,也好慰藉郢儿在天之灵。”

“父王……”

“好了筱珺,今日之事,我且谅你悲伤过度所致,但不可再犯,回去好生休养。”

夜筱珺刚开口,就被夜修骥给拦住了,不允许她在继续胡闹。

自己唐唐一国之君,政事都忙不过来,没有这么多时间来处理这些琐事。

“还请父王赐婚。”

夜南冥牵着初樱上前,请求道。

他深知今日夜修骥断然是不会答应的,而他也不是期望他能答应,只是为了让某人打消了对初樱的念头罢了。

可是夜修骥就像没听到一样,摆了摆手,“寡人今日也乏了,都退下吧。”

说完便起身在老太监荣安的搀扶下走下龙椅离开了。

夜筱珺还是不肯罢休,红着眼睛抓着初樱便破口大骂,“妖女,你害我儿子,如今又蛊惑我夫君,你难道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

“四公主还请自重,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蛊惑驸马爷了?再说了,我有九殿下,又怎会看得上你家驸马爷?”

初樱不甘白白被骂,理直气壮的反问道。

只是她不知道,她在说出这句话之后,身旁某人眸中的笑意已经难以掩藏。

“你个妖女,我今日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公主,不要闹了。”

公孙逸总算是受不了了,不耐烦的喊了一声,拖着她便出去了。

人已经出去了,初樱都还听得到夜筱珺的骂声,骂的话实在是难听,若不是人已经走了,她定是要与她骂个三百回合的。

见周围终于安静了,只剩下夜南冥,夜离澈和襟离三兄弟,初樱算是大松了一口气,看向夜南冥侥幸的笑了笑,“殿下,如今算是化险为夷了吗?”

刚刚她生怕被这王上拉下去砍了头,一想到就觉得脖子发凉。

襟离拍拍衣袍站起来,上前便拍了一下初樱的肩膀,调笑道:“小初樱啊,你可得好好谢谢我们三兄弟,若不是我们三人竭力护你,你今日早就小命不保了。”

王宫是何等地方,杀人如草芥。

初樱一听,没心没肺的笑道:“初樱在这里就谢过三位殿下啦。”

说完又特意朝夜离澈行礼,“多谢大殿下今日为初樱作证,只是你身体尚未康复,还请早些回宫歇息吧。”

想到他身上的伤,心里又是一阵感动。

“无妨。”

夜离澈嘴角扯出一抹笑意,如阳光般和煦,让人心头一暖。

一边的卫寒霜见夜南冥面色明显变得难看了,忙跟着劝到:“大殿,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你身子还未好,若是伤口裂开了,岂不是更让人担心?”

“对呀,这位姐姐说得是,大殿下你还是先回去吧。”

初樱看着卫寒霜,只觉得她好似一个冰雪美人,清清冷冷,第一眼便觉得她语气轻缓,一副与世无争模样,好生惹人喜欢。

襟离立马朝她跑了一个白眼,“那是大王妃,小初樱你不知道就不要乱喊好吗?”

初樱一听吐了吐舌头,慌忙行礼,“初樱见过大王妃,还请见谅。”

卫寒霜脸上升起浅浅笑意,如清晨霜花一般,“无妨。”

夜南冥见初樱谁都谢了,唯独不谢他,心生不快,冷声道:“你是嫌自己闯的祸还不多吗?”

初樱一听此话,以为夜南冥实在怪罪自己惹了太多祸,还麻烦了这么多人,得罪了夜筱珺,心虚的闭上嘴转身,面对着夜南冥低下头,小声哦了一声,“初樱知错了。”

“知错了还不快走?”

夜南冥语气严厉,甚至带着几丝责备,总之没有了之前的和颜悦色。

襟离见状便知道某人又吃醋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拍了拍初樱,“小初樱,你们快回去吧,我就先走了。”

说完就赶紧脚底抹油,溜了

他向来对男女之间的感情看得透彻,光是看夜南冥的反应,他就断然敢肯定,自己这尚未开窍的九弟定然是动了情了。

夜离澈看着被夜南冥凶得话都不敢说的初樱,心疼的皱眉道:“此事不能乖初樱。”

“我的人我心中有数,就不劳王兄指点了。”

夜南冥面带不善,火气还挺大,语气也不大好。

初樱见他变脸比变天还快,而且还对夜离澈发脾气,忍不住小声嘀咕道:“我都知道错了,为什么还要对旁人撒气?脾气真怪。”

此话不说便好,一说夜南冥脸就更黑了,看着她,冷声道:“我既脾气怪,那你便上王兄宫里去好了。”

说完不容初樱解释便拂袖而去,怒意更盛。

初樱一脸茫然的看着夜南冥离开的方向,皱着眉反思着自己到底哪里惹得他发这么大脾气。

可是她也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啊。

“初樱,你若是在九弟宫中受委屈了,大可去我宫里住上几日。”

夜离澈柔声道,眼中喊着几丝希冀。

看到夜南冥对她这般粗鲁,他便觉得,她在夜南冥宫中,定然是过得不好的。

初樱连忙摆手,“大殿下误会了,我在宸佑宫过得好得很,不曾受过委屈,而且九殿下待初樱极好,刚刚是初樱自己说错了话,就先走了,初樱告辞。”

慌慌张张说完行了礼便提着裙子追了出去。

宫墙之上,襟离看着慌慌张张追出来的初樱,无奈摇头,“向来都只有男子追女子,哄女子的,怎的到了九弟和初樱这里,全然搞反了?”

看到初樱整日里都忙着如何去哄夜南冥,他就觉得头疼无比,之前他怎么没发现自己九弟是个凤凰男呢?

初樱气喘吁吁一路追回去,刚跑到书房,看到书房门开着,心中大喜,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负手立在书房中间的夜少寒,笑着喊了一声:“殿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