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手遮天》庶手遮天是什么时候 cj 凤手遮天LOLI

更新时间:2021-01-12 10:01:50

《凤手遮天》庶手遮天是什么时候 cj 凤手遮天LOLI 连载中

《凤手遮天》

来源: 作者:晚唐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阿桑,凤鸾

晚唐新书《凤手遮天》由晚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阿桑,凤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翌日一早,腿果真更加酸涩难耐,特别是脚底挑破水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一早,腿果真更加酸涩难耐,特别是脚底挑破水泡的地方,火辣辣的疼,脚刚撂进蜀锦盘花高底软鞋中就针扎似的疼,她不禁“嘶”的吸了口凉气,努力忍下了。

门是要出的,昨儿回来夜深了就罢了,今儿无论如何也要到皇后的凤鸾殿走上一遭。皇后平日待她不薄,至少要亲自感激一通,方聊表心意。

皇后最是雍容大度,对后宫众人一视同仁,平日也决不会拿捏掐架,日来无事甚至连请安定省都免了,最是平易近人。

緔春殿的宫女太监还未分配,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粗使太监抬轿撵,只好硬着头皮缓缓往凤鸾殿走去。

阿桑和芙蓉一左一右扶着,极大的减少了身上的重量,脚下的疼也轻省许多。

半个时辰后,终于是挨到了凤鸾殿。

凤鸾殿作为皇后的寝宫,在一应后宫宫殿中显得最为恢宏大气,彼时正是晨曦微露,橘色掐着金点的柔软光线洋洋撒下,映得凤鸾殿一片明晃晃的金,金碧辉煌大气磅礴。

暗红的宫门微微开了道口子,守门的小太监探出头来,仔细瞧了好一会儿,半晌才想起她这离宫半年的昭仪小主。忙不迭浮了笑,半跪着见礼,“奴才眼拙,参见扶昭仪,小主吉祥。”

微微颔首,身旁的阿桑和芙蓉已经松了手,兀自强装恢复淡然,微笑道,“有劳公公,不知皇后娘娘是否起了,可否烦劳公公去通禀一声?”

小太监明显有点受宠若惊,黑眼珠子骨碌碌转了转,心里却是嘀咕道:都说这扶家来的昭仪小主,为人最是跋扈残暴,今儿个见了怎生这般好说话?

又见扶长乐一副谦逊有礼的样子,心念一转:多半是在掖庭折磨怕了,瞧瞧,这才半年就生生变了个人!

心里这般想着,脸上却是讨好的喜气,嘴也油滑起来,“扶昭仪且等等,奴才这就去禀告。”

门呼哧关上了,小太监的笑脸飞快没了影。阿桑在一旁等的极为不耐烦,心里甚是见不惯那小太监满肚子油水的模样,又有点埋怨扶长乐,一个太监罢了,何必这般屈尊客气。

扶长乐察觉到阿桑的孩子脾气,立刻甩了个警告的眼神,阿桑倏的就想起昨夜灯下的敲打,立刻局促起来,再不敢显露半点不满。

小一刻,门再次开了,小太监一张脸笑得和善却没有一丝谄媚,福了福手,道,“皇后娘娘刚起,让扶昭仪暂且去偏殿等等,娘娘梳洗后即刻就来。”

扶长乐感激一笑,“有劳公公了。”说着朝芙蓉使了个眼色,芙蓉不动声色递了小包银子过去。

银子是此次回将军府时扶匡给的,宫中离不开打点开销,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搪,像小太监这样的人更要留意打点。果真小太监笑眯眯拿着银子,轻轻捏了捏,脸上立刻绽开欣喜的笑来,亲自带路领着去偏殿。

偏殿有宫女来上了茶,刚端了茶轻轻啜了一小口,就听见宫女自内殿洪声通禀道,“皇后娘娘到。”

立刻放了茶盅,理了理略有风尘的衣裙,微低下头,静静候着。

能听见内殿白玉帘子窸窣撩起的清脆碰撞声,殿里的气氛立刻凝重端庄,听得皇后如珠如玉的清丽稳重声音,“在我这儿,不必拘礼。”

不敢抬头,直接屈了膝,恭敬道,“臣妾拜见皇后娘娘,愿娘娘洪福齐天,福泽万年。”

大殿上方的赤金凤椅上传来低低的笑意,“一大早上巴巴赶来,又行如此大礼,倒叫本宫不知如何言语了。採月,还不扶了昭仪坐下。”

果真听得上方有脚步轻轻而来,微一抬头,便见採月一张清丽的脸带着如雨后茉莉花般的笑,“扶昭仪吉祥,皇后娘娘昨儿个还念叨着要去瞧瞧您,您今儿却一赶早的来了。”说着便从善如流地将她扶坐到扶臂圆木松香椅上。

心底一暖,抬起头,见凤椅上的皇后也萦荡着淡淡的笑,高贵得体。皇后穿了件暗红色九凤彩云鎏金边的锦绣,脚蹬一双如意瓶撒玉兰花嵌银边的高底盆鞋,头上簪了根赤金镂空雕凤镶红宝石的簪子,衬得皮肤白皙通透,莹莹如水,又不失皇后雍容沉静的母仪之态。

当今皇后比皇上大一岁,本家江南诗书大家姑苏氏之长房嫡女,姑苏氏门生满天下,姑苏家可谓是启国秀才学子最为尊崇向往的求学圣地。皇后自幼长于这样的书香门第,行为举止自有常人所不能及的端庄典雅,又因诗书才艺无不精通,是天下有名的才女国母。

扶长乐出生不高,扶匡排兵布阵朝中无人不及,可论诗书古经便半点不通,娘亲也是地道农妇,天时庄稼倒有几分见地,旁的就半点不知了。她因着这样的环境,自幼只粗粗略识大字,于诗词歌赋诗经讲席就知之甚少,犹自在皇后气度渊源下,就有几分自惭形秽。

憋了半晌,才红着脸道,“臣妾今儿个来,是为皇后娘娘此前的照顾,特意来道一声感激的。”

皇后接过宫女递来的早茶,不紧不慢喝上一口,才笑着看着她,“入了这后宫大殿,都是一家人,还说什么谢不谢的。”

话是这么说,心底到底是感激的,真心实意叩了几下,抬头却见皇后慈眉善目地半抿着嘴,“你今儿来得巧,昨儿个后宫宫嫔便嚷着要来我这凤鸾殿赏菊,内务府今年研制出难得的蓝菊与紫菊,你若无事便留下,一同看看新鲜吧。”

赏菊?

那岂不是要与后宫中的妃嫔相遇?她心里一沉,正要开口推脱,就听见有宫女来报,“皇后娘娘,杨妃和宁才人到了。”

心里咯噔一跳,已经听不见皇后说了些什么,到底是躲不过了。

她并非怕了这后宫中的女人,只是怕麻烦。而这些深宫意淫的女人,恰巧最是闲的爱挑拨事儿,勾起祸端。

一愣的光景,杨妃与宁才人已经由着宫女带着进了偏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