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夫君休不得》压寨夫君休要逃 君臣文 夫君休不得同人志

更新时间:2021-01-12 20:04:08

《夫君休不得》压寨夫君休要逃 君臣文 夫君休不得同人志 连载中

《夫君休不得》

来源: 作者:独倚阑珊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宫轻寒,苍逸轩

《夫君休不得》为独倚阑珊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密室的出口就在宫轻寒闺房床榻后的那面墙上,宫轻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密室的出口就在宫轻寒闺房床榻后的那面墙上,宫轻寒踱步来到榻前和衣便躺了上去,不一会便沉沉睡去。

“砰砰砰,砰砰砰……”睡梦正香的宫轻寒被一阵有规律的响声及其间夹杂的一片嘈杂声给扰醒。

“甘草,外面怎么回事?”

“小姐,你醒了?”甘草问的小心翼翼。

“你说呢?”

“呵呵,现在时辰还早,小姐,要不你再睡一会。”

“处面究竟怎么回事?”宫轻寒脸一沉。

“这……这……”甘草吱唔着实在不知如何作答,干脆一跺脚,牙一咬:“小姐还是自己去看吧。”

宫轻寒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穿上鞋子向外走去。看着院中的情景,饶是宫轻寒淡漠如水也不禁脑门青筋开始暴跳。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大清早的这男人不睡觉竟跑到院子里挥着斧头砍她最爱的那颗桃树,盛开的桃花在树身的抖动下一片片落下,洋洋洒洒在清晨的霞光中婉转盘旋而下,绚美夺目唯美梦幻。但她现在看着这一幕却是平静的心头腾的升起一把怒火。

“你在做什么?快住手。”宫轻寒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几步冲到苍逸轩身前抓住他再度挥起的斧头。

“小姐,小心。”甘草急呼。围在周围的下人均是心头一紧。

苍逸轩见是宫轻寒,唇角温润的一笑“夫人,早”,将举着的斧头给放了下来。

“你大清早的不睡觉,跑来砍我的树做什么?”宫轻寒深呼吸两口控制住自己想一把毒粉洒出去的冲动,沉声喝道。

“为夫想做张床。”苍逸轩满脸委屈小声说道。

“做床?”宫轻寒怀疑自己听错了。

“嗯。”苍逸轩极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你的房间没有床么?”

“有,但是,或许是为夫太重了,昨晚才刚坐上去床就塌了。”

“你难道不知道叫管家去给你买一张么?”

“为夫……没钱。”苍逸轩头更低了下去,脸上还浮上抹淡淡的红晕。

宫轻寒忍住扶额的冲动,刚想再说什么,突听“吱呀”一声,“夫人小心!”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人便被苍逸轩扑在身下,身后的桃树直直的砸在了他的身上,只听他咬着唇发出两声闷哼,额头的汗不断的冒出滑落点点滴在宫轻寒光滑细嫩的肌肤上带来微微的灼热感。漫天飞落的花瓣层层叠叠的盖在两人身上,似一床天然的锦被紧裹着两人交叠的身躯。

“你们还站着干什么?”宫轻寒怒吼出声,淡漠的眼底出现一丝慌乱。

这一声怒吼瞬间将所有沉浸在这一惊变中的人惊醒,快速的跑上前将压在苍逸轩背上的桃树给抬开。

“小姐,姑爷,你们没事吧。”甘草带着哭腔上前将两人扶起。

“你怎么样?”宫轻寒将苍逸轩扶住,手却触碰到一片温热,心头一动往苍逸轩背后瞧去,却见他背后的衣服已全被血染红。

“我……没事”苍逸轩脸色泛白,强忍着背上传来的剧痛扯了扯唇角向宫轻寒露出个笑容让她安心,却在下一刻终是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将他先扶回房。”

“哪边房?”甘草。

“先扶回我房间吧。”

将人面朝下放在床上,宫轻寒伸手将苍逸轩的衣服一层层的脱了下来,现在他在她眼里就只是一个病人,早已无什么男女授受不清之分,更何况他还是她名义上的夫君。

“去打盆热水来。”宫轻寒沉着的吩咐道,见着后背上仍在不断往外冒出的血液忍不住眉头微皱,用手探了探,还好,未伤到筋骨。

“小姐,水。”

“嗯,放着吧。”宫轻寒伸手将帕子拧干轻轻的将苍逸轩背上的血迹拭去,背中央一块地方露出条长长的伤口仍在不停的冒着血水。宫轻寒食指轻扣瓶身将止血药粉洒上去,倾刻间那伤口冒出的血液便开始凝固。

见血已止住,宫轻寒这才注意到他背部的伤痕,纵横交错深浅不一的遍布在整个光洁的背部,再加上这条新增的伤口,更显得狰狞恐怖。微微拧了拧眉,这些伤痕很明显是爪痕和鞭痕,对于一个出生书香世家的贵公子来说理应不会有才是。可偏偏他似乎还不止背上有。摇了摇头,将他的伤口用纱布包好再为他盖上溥被便招呼甘草收拾剩下的残局,独自走了出去。这些事她无需去想,因为,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当门关上时,原本应昏睡的苍逸轩黑眸悠悠张开,黝黑的眸底显得意味深长,瞧着那紧闭的门扉露出个耐人寻味的笑意。

晌午时,甘草端着煎好的药推开门刚走到床边便见苍逸轩手指动了动似要醒过来,忙将药放下跑去通知宫轻寒。

“小姐,小姐,姑爷醒了。”

“嗯。”宫轻寒用竹签捅了捅笼子里的蜥蜴,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小姐要不要去看看姑爷?”

“不去。”继续捅了两下,眉头皱的更紧。

“可是姑爷今早是为救小姐才受伤的,小姐真不去看一下吗?”甘草继续不放弃的游说。

“甘草,你看它是不是生病了,怎么动也不动一下。”宫轻寒扔掉竹签面色沉重的说道。

“它是吃饱了撑的不想动,但是姑爷却是受伤了躺在床上动不了。”甘草两腮一鼓气呼呼道。

宫轻寒再仔细打量几眼,在看见它的确是肚子圆滚滚之后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看了看身旁气呼呼的小丫头,眉眼抬了抬:“怎么这会倒如此替他说话了?”

“就凭他救了小姐。”甘草下巴一昂回的理直气壮,谁对小姐好她就对谁好。

“你认为就凭那树能砸到我么?再者,那颗桃树为什么会倒下来?又是谁大清早的砍了我最喜欢的树?这些我都还没找他算帐难不成还要感激他?”

“可、可他还是救了小姐,是为小姐受伤的。”

宫轻寒忍不住抚了抚额,她怎么就忘了这孩子脑子是直的呢?“罢了,那就去看看他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